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乱欲,利娴庄】(2.31)【作者:小手】
【乱欲,利娴庄】(2.31)【作者:小手】
字数:11022
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第02季:~第31章

  对于董雨恩的召唤,乔元不会有半点推迟,他日渐成熟,知道官家权势的重要性,所以乔元特别喜欢哄董雨恩,他发自心底的喜欢这位雍容端庄,有权有势的极品贵妇,在乔元的心目中,董雨恩甚至比他母亲王希蓉还温柔。

  迈巴赫驶进了那神秘的别墅,停好车,乔元就看见端庄淑丽的董雨恩站在门口微笑等候着,出乎意料,董雨恩腴美的娇躯上只穿着两件套几乎透明的浅色系性感内衣,乳峰高耸鼓鼓,阴毛隐约萋萋,两条雪白腴腿说不上多修长,却也是匀称滑腻,尤其高跟凉鞋里的那两只绝世金莲足,猩红点点,娇艳欲滴,这不是摆明了要挑逗血气方刚的少年么。

  乔元血脉贲张,疾跑过去,兴奋地抱住了绝色美艳的董雨恩,随即跪在地上,亲吻两只金莲足,仿佛跪拜在圣母的面前。

  「还以为你要好几天才回来。」

  董雨恩妩媚娇嗔,身上散发着淡淡幽香,给乔元这么舔吮脚趾头,她端丽犹存,艳光已浮现,朦胧的乳头在透明内衣里激凸着,两座硕大乳房饱满异常,微微颤动,期待着乔元的抚摸。

  乔元站了起来,气喘嘘嘘地不敢造次,再想摸董雨恩的身体,也要观察环境是否适合,经历了在缅甸的历险,乔元稳重多了,他四周张望,嘴儿灌蜜:「想董阿姨了,就急着赶回来,呃,叔叔在么。」

  「咯咯,他不在。」

  董雨恩抖动两座丰乳,内衣造型时尚性感,做工极其精细,花纹并不突出,突出的是诱惑。

  乔元吧砸了嘴巴,狂吞口水,狡猾地问:「就董阿姨一个人么。」

  「还有一个。」

  董雨恩娇笑,她被乔元猥琐的表情逗得欲火焚身,两条腴腿间酥麻难耐,暗骂了一句「小色狼」,就上前勾住了乔元的胳膊,引他进屋。

  「谁呀。」

  乔元吃惊不小,更不敢对董雨恩动手动脚了。

  董雨恩莞尔,走了几步,便扬声喊:「然然,你看谁来了。」

  话音未落,一位婀娜苗条,碎长发,身上同样只穿着性感内衣的小美人从厨房里跑出。

  乔元大吃一惊,这小美人也吃惊不小,双只迷人的大眼睛瞪着乔元:「干妈,你怎么叫他来了。」

  董雨恩沉脸娇嗔:「他是你老公,他来不正常么,不用换衣服了,就这样子给他看,不用害羞。」

  小美人低头,看着身上的连体吊带浅色性感内衣,羞得想遮掩。

  乔元的裤裆已高高撑起,一个诱惑就已不得了,再加一个诱惑,简直会出人命,他兴奋得有点反应不过来,色迷迷的盯着小美人的朦胧曼妙部位,那里绝对酥乳挺拔,秀毛娇柔,玉骨香肌的娇躯上匀称得就如同仙女下凡,同样,她穿着高跟鞋凉鞋,两只极品玉足与董雨恩的金莲足不相上下,互相辉映,只不过,这双玉足没有涂任何指甲油,清新本色,依然娇艳欲滴。

  董雨恩笑眯眯的将乔元的手和小美人的嫩手交迭在一起,郑重其事道:「阿元呐,催你来,就是要告诉你,我要给然然做主,你必须娶了她,然然全都跟我说了,她第一次给了你,你要负责任。」

  乔元明白了,紧紧抓住小美人的嫩手,忙不迭点头:「我娶了,我一定娶,我负责到底,我爱他。」

  最后那一句,小美人怦然心动,美脸羞红,感激地看着董雨恩,任凭乔元抓牢小嫩手。

  董雨恩左看看,右看看,越看越喜欢:「还有,你不但要娶然然,她还要跟你的另外几个老婆平起平坐。」

  顿了顿,语气有点严肃:「阿元,然然是我干女儿,我不许你对不起她,我会给然然准备很大的嫁妆。」

  「好的,好的。」

  乔元的脑袋像鸡啄米似的,乐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,他手牵的这位小美人正是初恋情人常春然,她的双乳虽然不及利家三姐妹般硕大,但浑然挺拔,宛如小蜜桃。

  董雨恩道:「这两天呢,我教然然学做了几道家常菜,她很聪明,学得很好,有了厨艺在身,以后做空姐去外地,就能自己照顾自己。阿元,中午你就在这里吃饭,尝尝你媳妇的手艺。」

  「好好好。」

  乔元满口答应,偷瞄了常春然的凉鞋玉足,生理反应很强烈。

  常春然忽然想起了什么,哎呀一声,急忙挣脱乔元的手,飞快地跑去了厨房。
  乔元万般感激,自然对董雨恩千谢万谢,还乘机抱住董雨恩又摸又亲,不一会就把董雨恩摸得气喘吁吁,桃腮粉颊。

  「董阿姨,然然听你的,你这两天教没教常春然那个事。」

  乔元握住了董雨恩内衣里的乳房,双双倒在客厅的沙发上,这里离厨房颇远,乔元色胆包天。

  「什么事。」

  董雨恩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春意张扬,她故意分开双腿,让乔元见到她毛茸茸下体,那情趣小内裤格外性感透明,蚌肉隐约,似乎已有体液渗出。

  乔元哪会客气,手掌飞快覆盖了董雨恩的下体,很下流地梳理体毛:「就是做爱呀。」

  董雨恩娇嗔道:「这用教吗,我又不是这方面的专家。」

  乔元贪婪的玩弄那片毛茸茸的肥美之地,不时捏搓几把,色迷迷道:「我最喜欢和董阿姨做爱了,董阿姨很会做爱,和董阿姨做爱很舒服。」

  董雨恩妩媚万千,玉指一指头戳中乔元的脑壳:「你呀,整天尽想这事,你看你硬得。」

  媚眼下视,乔元的裤裆仿佛要撑破天,他挤挤眼,手指用劲,几乎捏疼了董雨恩的饱满阴唇:「谁叫我喜欢董阿姨,喜欢了就想,我想……想操董阿姨,操她的肥穴,操她的屁眼,操她的脚丫子,还有喔,操她的小嘴巴。」

  「不给,不给,统统不给。」

  董雨恩哪受得了乔元这一番赤裸裸的粗言淫语,浑身如蚁咬般难受,体温急剧升高,她张望了一下厨房,双腿倏然并拢,夹住了乔元的手掌。

  乔元坏笑,索性用另一只手拉开裤裆拉链,将粗硬之极的大水管祭出:「不给么,我很大的哦。」

  「就是不给。」

  董雨恩吃吃娇笑,轻佻撒娇,芳心儿剧跳,想必这巨物一出,谁与争锋。
  董雨恩好几天不做爱了,这会几乎魂不守舍。

  乔元用滚烫大水管轻轻触碰董雨恩的丰润膝盖:「董阿姨,大棒棒好喜欢你,要不要给它啪啪呢,很粗的,很有劲的,给它啪啪啪的话,很舒服的。」

  董雨恩桃腮粉颊,欲拒不能,下体的暖流汩汩溢出,她咬了咬娇艳红唇,给了乔元一个大大媚眼,忽然扬声喊:「然然,你过来。」

  乔元好意外,想收起剽悍大水管,却不料整支被董雨恩的小玉手稳稳抓住,犹如战士抓稳一支大钢枪。

  「干妈怎么了。」

  常春然飞跑而至,猛见乔元的大水管在董雨恩的手中,她好难为情,小脸蛋红得像熟透苹果。

  董雨恩轻轻套动手中的滚烫巨物,柔声问:「阿元说,他想跟干妈做爱,你答应吗。」

  咦,乔元两眼都瞪圆了,不知出了什么状况,笑呵呵的挠着脑壳,他狡猾过人,多少看出董雨恩跟常春然说了什么,有了默契。

  果然,那常春然娇羞平静,轻轻颔首,美目注视着大水管。

  董雨恩一脸欣慰,艳光四射,也不做作,就当着常春然的面弯下腰,张开小嘴儿,含住了乔元的大龟头,唇瓣合并,香腮鼓起,大水管消失大半,一阵温柔吞吐吮吸,把大水管吮得粗硬高昂。

  乔元舒服得眉开眼笑,伸手握住了董雨恩的大奶子揉搓,眼睛看向性感娇娆的常春然。

  「然然,要想笼络男人的心,这方面要随他,他想要就要,随时随地,哪怕你不想要也随他。」

  董雨恩给常春然传授了驾驭男人的法宝,常春然似懂非懂,她不是轻佻女孩,但她已深爱乔元,却又不知道如何跟乔元表白,内心中,她仍然有自卑,她知道她无法跟利家三姐妹争宠。

  经过这段时间交往,董雨恩和常春然关系融洽且微妙,她明白常春然的心思,她有心帮干女儿名正言顺嫁给乔元,不过,董雨恩和乔元的情人关系,常春然也必须承认。

  常春然不笨,承认与否都无法改变乔元和董雨恩的关系,不如承认了,也好博取干妈的欢心,有了这位大官夫人干妈做靠山,常春然不怕出身寒微了。
  娇躯后躺,全身赤裸的乔元将董雨恩压在了身下,他激情如火,当着常春然的面玩弄董雨恩的身体,他几乎把董雨恩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舔了,尤其是肥美肉穴和金莲玉足,对于有足癖的乔元,金莲足自然是首选吮吸之地,并乐此不彼,吸啜有声。

  董雨恩陶醉娇吟:「然然,你别笑,男人有时候就是狗,满足它了,它就听你话了。」

  「知道。」

  常春然轻声应着,美目里闪耀着异样光芒,呼吸开始紊乱,她第一次穿这么诱惑的吊带内衣,细细的长吊带几乎垂到乳房,她的乳房美丽适中,不大不小,她懵懂不知,这种几乎全透明的吊带内衣既诱惑了乔元,也引诱了自己。

  常春然第一次感觉自己这么需要男人,她静静地看着乔元和董雨恩缠绵,心如鹿撞,下体酥麻酸痒,开始有点情不自禁。

  乔元放下了董雨恩的绝美金莲足,将大水管压在了董雨恩的肉穴上,来回摩擦小内裤,也摩擦湿润的阴唇,眼睛看向常春然:「然然现在是董阿姨的干女儿,我以后可不敢不听她话。」

  董雨恩芳心大悦,好一句恭维,这句话实则是拍了董雨恩的马屁,她吃吃娇笑:「那不一样,要心服口服,真心听然然的话。」

  乔元轻轻点头,腰腹收束,大龟头撑开肉穴口,缓缓进入,缓缓将大水管插入了肉穴,这一刻,常春然看湿了。

  董雨恩颤声娇吟,阴道发胀,双手轻轻抓住了乔元的手臂,媚眼如丝,直到大水管全根尽没,她才呼出一口气,腴腰微挺,柔声道:「阿元,抱我去厨房,我教然然怎么蒸鱼。」

  乔元浑身有劲,他轻松地把体态丰腴的董雨恩抱起,董雨恩双腿缠绕瘦腰,不让大水管滑出肉穴。

  乔元一托雪白肥臀,就迈开步子走向厨房,一边走,一边抽插肉穴,董雨恩娇笑着迎合吞吐:「然然,这个姿势适合你,你没我这么重,嗯嗯嗯,阿元,你累不累,别把我摔了,阿姨好重的。」

  「再加两个阿姨,我也不吃力。」

  乔元没有吹嘘,他身怀超强鹰爪功,臂力和体力都很强劲,要抱一个董雨恩绝对轻而易举。

  他有心炫耀臂力,抱着董雨恩一路猛抽着到了厨房,把董雨恩舒服晕了。
  常春然一直跟随着,见两人这么淫荡,不禁身受刺激,下体更加湿润温烫,脑子里幻想着也让乔元抱起抽插,那该是多么奇妙的事儿。

  董雨恩双臂紧紧勾住乔元的脖子,娇喘着吩咐:「然然,现在把切好的姜丝放进去,啊……」

  常春然放了姜丝,频频回头看两人交媾。

  乔元使坏,大水管一下子凶狠地顶到子宫,董雨恩情不自禁叫嚷,又是一声很销魂的呻吟。

  乔元好不开心,眼珠转了转,坏笑道:「董阿姨,我放你下来,你双手扶着案板,我从后面插入。」

  董雨恩欣然应允,总不能让乔元一直抱着,只见她双足一着地,就马上转身扶着案板,娇娆的噘起了雪白大肥臀,那沟壑淫靡斑斓,蚌肉粉嫩绽露。

  乔元无需手持钢枪,就能挺着插入了黏滑肉穴,戳着蚌肉深插到底,小腹压上大肥臀,撞出臀波,啊,简直是多重享受。

  董雨恩欢叫,肥臀噘得更高,乔元双手扶住厚实臀肉,发起了一轮密集强悍的抽插,直接把董雨恩的浪水撞了出来。

  忽然间,董雨恩就哆嗦了,她颤声喊:「然然,你过来。」

  正看得魂飞魄散的常春然慢慢走近,董雨恩示意乔元停止抽插,扭头对常春然道:「像干妈这样子,让阿元插进去。」

  乔元一听,登时笑得很淫荡。

  常春然红着脸没异议,也学着董雨恩双手扶着案板,只是那小屁股不够自觉,还得靠乔元托高,等那粗大炭黑的阳物缓缓地插入小嫩穴,常春然才下意识地噘高嫩嫩小屁股,接受了乔元的占据,阴道的胀满无法形容,快感如铸,滑嫩娇躯禁不住颤抖,她好强,就是不吭一声。

  乔元则欢快大叫:「哇塞,小穴穴好紧,超紧。」

  常春然娇喘:「哼,不是干妈同意,我才不给你放进去。」

  「谢谢干妈。」

  乔元嬉笑着抱紧常春然的小蛮腰,将大水管全部插入,那大龟头碾着子宫,双手玩弄美乳,调侃道:「我说常春然,你难道就不想和我做爱吗。」

  常春然没有吭声,她已经处于脑袋空白状态,紊乱鼻息轻送:「嗯嗯嗯,不想,啊,不想的……」

  董雨恩用冷水擦了擦美脸,娇嗔道:「哪有不想的,然然嘴上这么说而已,实际上,她很喜欢你。」

  乔元自然门儿清,开始加速抽插小嫩穴里的大水管:「真的吗,常春然,你喜欢我吗,你想给我操吗。」

  常春然终于发出动人娇吟:「没有,不给,不想,啊啊啊……」

  乔元伸长脖子过去:「和我亲嘴。」

  常春然不依,董雨恩嗔道:「然然,这个姿势要亲嘴才销魂的。」

  说完,忍不住咯咯娇笑,笑得乳肉晃动,乔元心神激荡,抽插更起劲,常春然又拚命地不发出声音,好傻,好倔。

  乔元一边抽插,一边问:「董阿姨,你和叔叔也经常用这个姿势吗。」
  董雨恩悻悻摇头:「说你不信,你叔叔从来都没用过这姿势,就知道女下男上,一开始就猛冲猛打,有时候,我还没进入状态,他就射了。」

  乔元哈哈大笑,那常春然也被逗乐了,「咯吱」一声,笑了出来。

  乔元乘机玩弄性感吊带内衣里的极品双乳:「然然,你的奶子变大了,上次摸还没这么大。」

  「不要摸,讨厌,搓什么搓,你搓痛我了。」

  常春然扭动小蛮腰,想要拒绝乔元的凌「乳」,只可惜,乔元很野蛮,将两只嫩嫩美乳搓捏得粉红通透,却不想这给常春然带来了快感,她用力扭动小蛮腰,不经意的迎合了大水管。

  董雨恩查看蒸锅里的蒸鱼:「女孩都这样的,乳房都会越来越大,我以前读书的时候,胸部也不算很大,哪知后来……」

  羞笑一声,没有说下去。

  乔元兴奋道:「董阿姨,我超喜欢你的大奶子,给我摸摸,快给我摸摸。」
  董雨恩白了一眼过来,娇嗔道:「你现在跟然然做爱,要专心点。」

  乔元坏笑:「不一定的,一个男人可以同时跟几个女人做爱的,那叫群P。」
  「哼。」

  董雨恩顿足,无限娇羞,她是熟妇,当然知道群P,她也幻想过群P,如今有了「干女儿」,群P就近在眼前了,想到这,董雨恩跃跃欲试:「你知道得真多,你老实交代,你是不是经常跟她们姐妹一起做爱。」

  「呵呵,是的。」

  乔元爽快承认,大水管暴胀,猛烈地抽插常春然的白虎小嫩穴,害得常春然难以承受又不得不承受,秀发在飞舞,花枝乱颤的。

  那董雨恩听了,不禁春心荡漾,对群P充满了期待,她走过来打了乔元的屁股:「你好下流,一对三,你忙得过来嘛。」

  常春然乘机告状:「他还跟别的女人一起淫乱,他好多女人。」

  乔元气得牙痒痒,大水管更是猛烈抽插:「然然,你嘴巴真多,有一百张嘴么,我操完你一百张嘴。」

  常春然痛苦尖叫:「啊啊啊,干妈,他威胁我。」

  董雨恩又打了乔元的屁股一掌:「不许你欺负然然,不听话,我打你屁股。」
  乔元屁股一缩,又是密集抽插,嘴上乱喊:「哎哟,哎哟,好舒服。」
  常春然的子宫受到了强力撞击,她彻底没了矜持,颤声乞求:「干妈,你打用力点。」

  董雨恩不禁好笑:「干妈手上没劲。」

  常春然道:「找棍子,找棍子。」

  乔元双手用力揉她的美乳,狠狠地揉:「枉我当你是初恋,暗恋了那么久,你就这么狠心,想用棍子打我吗,我有一支大棍子,我用大棍子捅然然。」
  常春然痛苦喊:「啊啊啊,你的大棍子轻点……」

  董雨恩又想交媾了,刚才小得高潮,没想阴道又开始发痒,急需抚慰,她有经验,看出常春然这只嫩雌挨不了多久,她在等待常春然来高潮,然后接替她。
  可就在这时,手机意外响了,董雨恩拿起了手机,做出噤声手势:「你们小声点,我接个电话。」

  常春然哪敢再喊,她拚命捂嘴。

  乔元恶作剧,拚命抽插,小嫩穴有插烂的危险。

  常春然脸色大变,小蛮腰忽地僵硬,闷哼一声,整个娇躯靠在乔元身上,动也不动了。

  乔元露出了得胜般的坏笑,暖流疾喷龟头,他当然知道常春然高潮了,他依然抽插。

  「怎么了,老郑。」

  董雨恩意外的脸色不佳,冷冷道:「忙忙忙,我就知道你忙,没事的,你不用关心我,我在别墅那边,有干女儿和阿元陪我。」

  乔元拔出大水管,悄悄地走了过去,背对乔元的董雨恩浑然未觉。

  面对如此美臀,足以让乔元疯狂,他拨开了董雨恩的性感小内裤,迅速将黏滑粗硬的大水管插了进去,董雨恩正跟丈夫通电话,这会猝不及防,忍不住叫唤:「啊……」

  乔元大吃一惊,顾不上抽插肉穴,压低了声音警告:「小声点,董阿姨,你小声点,叔叔听到的。」

  不料,董雨恩主动后挺大肥臀,娇声呻吟:「喔,丝,你忙你的吧,我今天就在别墅这边。」

  刚想放电话,董雨恩意外地怔了怔:「掀警车?」

  她急忙拍了拍身后的乔元,示意乔元不要抽动:「这么严重,你小心点,最好别亲自去,找个人过去处理就行了,嗯……」

  乔元还是孩子,他没有停止,而是促狭地猛抽大水管,撞击大肥臀。

  董雨恩舒服得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,只好匆忙挂掉电话,双手扶着案板,噘高肥臀迎合大水管,嘴上呻吟不停:「啊啊啊,你这孩子,我还跟叔叔通电话,你就不能消停一会,都让他听见了。」

  乔元有点不好意思,抽插速度慢了下来:「对不起,对不起,我见董阿姨的穴穴流很多浪水,以为董阿姨很想要,呵呵,对不起,对不起,叔叔是不是有麻烦事。」

  董雨恩「扑哧」一笑,继续娇娆挺臀:「是啊,西门巷的拆迁突然遇到麻烦,啊啊,阿元,你怎么反而又慢下来了,然然呢,然然弄舒服了吗。」

  常春然赶紧回话:「我够了。」

  乔元听者有心,竟然停了下来:「我就住在西门巷,叔叔遇到什么麻烦了,能跟我说说么。」

  董雨恩一听乔元住在西门巷,也有点好奇,就如实说了出来:「西门巷要搞大项目,那是市里最重要的工程,你叔叔平时也很关心,本来那边有两家拆迁公司,现在有一家不知道出什么原因,和拆迁户闹了矛盾,他们公司的负责人迟迟不出面,搞得现在很乱,几百人跟警察闹起了冲突,打架,掀警车,有很多人受伤了,简直要造反,这还得了,你叔叔紧急去处理了,就打电话给我,要我取消今天所有的应酬。」

  乔元听完,顿时惊得忘记了抽插,以为是吕孜蕾的公司出了问题,他赶紧拿出手机:「董阿姨,你等等,先别动,我找人问问。」

  董雨恩哪知乔元的私事,她有心报复乔元刚才乱插乱捅,这会董雨恩也摇臀出击,主动吞吐大水管:「你别瞎操心,这么大的事,你叔叔都难处理,你一个小屁孩懂什么,快动呀,打什么电话。」

  乔元应付般抽了几下,电话已然接通:「等等,董阿姨先等等,不要动,不要动。」

  董雨恩一脸调皮诡笑,依然后挺大肥臀,那淫荡的风情连一旁的常春然都看得如醉如痴,小穴发痒。

  接通电话后,乔元听到了吕孜蕾的咯咯娇笑:「我们公司没事,我们是正规的拆迁队伍,那一家是乌合之众,怎能不出事,我们在看热闹呢,他们闹得越凶越好,对我们公司越有利,喂,我今晚……」

  「孜蕾姐,等会再跟你聊。」

  乔元哪有心思聊,匆匆挂断女神的电话,就忙着拨给了父亲乔三:「爸,西门巷那边出大事了。」

  「出啥子大事咧。」

  乔三吃了一惊,似乎还没睡醒。

  乔元大概说了一下,毕竟另一家拆迁公司与吴道长和铁鹰堂有关,他急道:「你别睡了,是拆迁房子的事,你在西门巷那边德高望重,你赶紧过去帮帮忙,吴道长肯定遇到麻烦了。」

  乔三很能睡,整个猪头模样,这会意犹未尽:「这些破事吴彪能应付,让爸爸再睡一会。」

  乔元大吼:「你去不去。」

  乔三如今颇为忌惮乔元,他骂咧咧地讥讽:「好好好,世道变了,儿子吼老子。」

  乔元懒得跟父亲逗嘴皮,嘱咐道:「你到了西门巷后,先打一个警察的电话,具体怎么弄,你跟她商量,十万分紧急。」

  接着,乔元把百雅媛的电话告诉了乔三,他知道百雅媛负责市里的治安,西门巷出了这个大事,百雅媛肯定在场。

  「你爸爸是干什么的。」董雨恩好奇问。

  乔元讪笑着放下手机,也不隐瞒:「我爸爸是黑社会大头目,他在西门巷很牛逼的,没人不给他面子。」

  董雨恩毕竟是官家家属,对这些事有判断能力,她颇认同乔元的想法:「咦,对喔,这种事让社会人员去处理更好,再有差池,也属于群众纠纷,和政府无关。」
  一说完,董雨恩赶紧也拿起手机,扭头叮嘱道:「阿元,你先别动,我打电话给叔叔。」

  乔元又不愿意了:「我慢慢动。」

  董雨恩实在拿乔元没办法,强忍着舒服,让大水管在蜜穴里缓缓抽动,很快就快感奔涌,她咬着嘴唇,极力克制不叫出声音来:「老头子,是这样的,你听听我的建议……」

  乔元一边抽插,一边竖起耳朵倾听。

  董雨恩细细说了一遍乔元的想法,竟意外的得到了大人物的赞同,董雨恩随即跟乔元要了乔三的电话,然后告诉大人物:「这人已经赶去西门巷了,你一边亲临现场,一边派秘书去跟那人沟通,做好两手准备,尽量不让矛盾升级,现在新闻媒体都曝光了,很多眼睛都看着你,群体事件可不是闹着玩,处理不好不仅仅丢面子,恐怕你也无法向上级交代,后果难料啊。」

  对此,大人物完全赞同,最后,董雨恩柔声叮嘱:「你小心点。」

  等董雨恩放下了手机,乔元满肚子发酸:「董阿姨,你很关心叔叔。」
  「扑哧。」

  董雨恩忍俊不禁:「你吃醋呀,嗳哟,你羞不羞,他是我丈夫,你吃哪门子醋嘛,我和他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你说,我应不应该关心他。」

  乔元脸儿发烫,撒气般抽动大水管:「我就是吃醋,我就是要操你的大屁股。」
  董雨恩如遭电击,万般娇娆地扭动腴腰,后挺漂亮的雪白大肥臀:「小气包,快把吃醋的劲用上。」

  话音未落,厨房上空响起了密集的啪啪声,声势骇然,三百多下过去,董雨恩目光迷离,娇吟动人:「啊,阿元,我受不了,腿都软了。」

  乔元急忙回头大吼:「常春然,你愣着干啥,快找张椅子来。」

  常春然莫名其妙被吼,心儿不舒服,她狠狠地白了乔元一眼,就急匆匆找来了一张椅子。

  乔元刚想让董雨恩坐下,她却不同意:「不要,你坐下,我在上面。」
  乔元大乐,马上落座,巨物高举。

  董雨恩娇娆风情,羞答答地骑坐了上去,大水管候个正着,精准的插入了蜜穴,继而深达子宫。

  快感如万马奔腾,董雨恩的雪白腴臂勾住乔元的脖子,热吻了几下便颤声叫唤,恨不得喊出「老公」两字来。

  乔元魂飞神迷,揶揄道:「董阿姨好骚,大骚货一个。」

  董雨恩媚眼如丝,大肥臀几次起落,矫正了吞吐的角度,那肥美肉穴儿终于有节奏地摩擦大水管了,双足站稳,摩擦得飞快,钢枪就必须经常擦拭,这支大钢枪很快就晶莹密布,闪闪发亮,到处是滋滋响,啪啪响。

  乔元沉着迎战,固守精关,他扶着董雨恩的腴腰,激烈地上下耸动,大呼舒服过瘾。

  董雨恩快乐吞吐之际,不忘叮嘱常春然看炉火:「然然,现在把火关小点,熬汤不能急……」

  「知道了。」

  常春然应了一声,魂不守舍,性感内衣下细腰纤纤,如杨柳摇曳,小妮子已初露风情,端端勾走了乔元的魂魄。

  董雨恩察觉乔元盯着常春然的脚下玉足,小红嘴轻哼,腴腿夹紧:「阿元,然然只要再跟我生活两年,保准比你其他女人更好看。」

  乔元笑嘻嘻点头,大水管加紧上挺,撞击加重,阴毛全湿。

  董雨恩的芳心好不得意,她调教常春然无非就是讨乔元开心,当然,董雨恩没忘提醒自己的优点:「你说,然然的脚丫子漂亮,还是我的脚丫子漂亮。」
  乔元眼珠一转,正色道:「都漂亮,但我认为,董阿姨像然然这年纪的时候,脚丫子绝对比然然现在的脚丫子漂亮。」

  马屁恰到好处地拍到了痒痒处,董雨恩芳心大悦,美脸酡红,娇吟着曼妙提臀,大力吞吐大水管,那满身的雪白腴肉都在颤动,尤其两座丰乳,晃得乔元眼花缭乱,他一手握住大奶子,一手抱着大肥臀,与董雨恩激烈交媾,好在椅子结实,经受着两人的火热激情。

  董雨恩低头看向毛茸茸的交媾处,春情如火山爆发:「啊,插得好深,阿元,你越来越粗,越来越沉稳,阿姨放心给你插,给你射,啊,阿姨离不开你了。」
  乔元嘴上调戏:「那是董阿姨骚了,离不开大棒棒。」

  董雨恩竟然同意,她妩媚喘息:「我以前不骚,你叔叔都说我是块木头,可自从认识你,我就变骚了。」

  看熬汤蒸鱼的常春然「咯吱」一笑,娇媚动人。

  乔元眉飞色舞道:「然然也变骚了,以前她都不正眼看我,自从被我操过之后,她变骚了,她高潮的样子好好看。」

  常春然羞得无地自容,脚上跺得脆响:「我才不骚。」

  董雨恩开怀大笑。

  乔元心神一荡,喊道:「然然,过来含我的大棒棒。」

  他有心同时玩弄两个美人,可惜常春然不配合,踯躅不前。

  董雨恩看出乔元的心思,她柔柔道:「然然,听话,快过来含。」

  常春然不敢不听干妈的话,羞答答地走近,乔元搂紧董雨恩,将大水管从她阴户里拔出,示意常春然含下。

  常春然徐徐跪下,张嘴含入了乔元的大龟头,此时,她眼前不仅有大水管,还有董雨恩的大肥臀和泥泞肉穴,那是一副怎么了得的淫荡画面。

  待常春然吮吸了几口,乔元不忍心怀中的董雨恩等太久,就托起她的大肥臀,将大水管重新插入肥美肉穴中,插入的过程很缓慢,故意给常春然看个真切。
  董雨恩的阴道得到了充实,她软软嘤咛,浑身充斥着愉悦细胞。

  乔元示意常春然站起:「然然,以后再让你练习全部吃进去,现在,看着我怎么操你干妈的浪穴。」

  「啊。」

  董雨恩被乔元的粗言淫语刺激了,狠狠地拧了乔元一把。

  乔元坏笑,含着董雨恩的奶头,大水管用力抽插。

  一旁的常春然暗骂乔元下流,只因乔元的一根手指竟然插入了董雨恩的屁眼,董雨恩大声浪叫,为了摆脱屁眼里的手指头,她疯狂抛送肥臀,密集吞吐大水管。
  「啊啊啊……」乔元深情道:「董阿姨我爱你,我爱董雨恩,我永远爱董雨恩。」

  「阿元。」

  董雨恩被甜言蜜语打动,脑子忽然闪过一个荒唐的念头,她羞涩道:「我有个想法,想着等你和然然结婚的当晚,我要和你做爱,我要你射给我,可以吗。」
  乔元目瞪口呆,却也欣然同意:「我答应董阿姨,我和然然结婚的那晚,我要跟董阿姨那个什么花烛夜。」

  董雨恩放声大笑:「那叫洞房花烛夜。」

  她扭头看向常春然,常春然也爽快同意:「我答应干妈。」
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1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